【奴隶调教计划】(13)作者:nihyou2014-另类小说-Powered by www.laoy8.cn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另类小说 >> 内容

【奴隶调教计划】(13)作者:nihyou2014

字数:14633


             第十三节迷情淫辱

  世界有好多国家,每个国家都有不同的礼仪,当然每个地方习俗也是不同。
  人口、科技、农业、等等,高低都有比例,强弱层次也很明目。

  这里要说的是,人。其实人的思维很奇怪,我归类以下几种。

  传统保守派,这种类型的人,比较含蓄,容易害羞,不做作,对爱情一般都是从一而终,不过不懂得浪漫,所以即使长得很帅,对于大多女孩子,也是不喜欢类型。

  所以这样的人一般都是单身。

  与时俱进派,这样的人,思想前卫,与社会同步,他们理想的开,又懂得人际关系,很容易得到人的青睐。

  最后一个,无所顾忌派。

  就像前面我说的,国家不同,很多事物就不同,也包括人在内。

  打个比喻;不同国家,年龄13岁的女孩子如果同时站在一起,你就会发现。
  这其中有的已经当了孩子的母亲,比如,米国。

  有的已经拍了好几部AV,比如;日笨。

  有的看起来还是个不懂事的孩子。

  当然也有很多,他们只是我的一个比喻,如此而已。我要说的是无所顾忌派。
  这种人,有先天的,本性如此,他们超出现在的思维底线,践踏道德理论,不知羞耻为何物,无所忌惮,无法无天。

  这种人,也有后天的,内心的膨胀,金钱的欲望,精神上刺激,贪婪、需求欲、内心变态、、、逐渐让一些人堕落下去。

  还有一种人,她们是被迫的,她们是工具,也是以上那些人寻求刺激的源泉。
  其中……,有的人妥协了,为了金钱。为了不受折磨,而与他们一起沉沦。
  有的人选择了忍辱负重,期待有一天脱离苦海。

  也有的人从开始的抵抗不甘,但最后选择认命或者同流合污。

  也有的人选择,宁可死,不愿做他们泄欲的工具。

  时间在流动,生活还在继续,而永泰岛……是存在的。

  如果是你,你会怎么选择呢,是选择,妥协?忍辱负重?还是……其他呢。
  言归正传,书接上回…………

  永泰岛,偏北区域,海水浴场。

  碧海蓝天,水波荡漾,众人开始逐步向着深水区走去,前面的三个男人,他们开始手足并用,身体扑腾,游了起来。

  三个女孩倒是一直用脚在海中移动,越往前海水深了起来,从开始的跟张彩霞说话,那时候的水才刚刚漫过腰肢,现在看起来,海水淹没到胸部位置了。
  水波轻轻的波动,好像在击打礁石一般的拍打她们的胸部,半掩半遮,朦朦胧胧,让人遐思一片。

  张彩霞走在水里,姿势很怪异,前面三个女的,她们身体上仰,随着深入,她们的身体不停地随着水波,左摇右摆,这是人在水里有浮力寻找平衡的基本姿势。

  而张彩霞,她的上身虽然也是挺立的,她的脚也踩着水里的沙土,可她只有一个姿势,那就是她的身躯好像一直往前一挺一挺的前进着。

  导师,也就是男人,现在的海水已经掩盖到二人的胸部了,男人更是无所忌惮起来,他的手紧紧的圈在张彩霞的腹部上,下身猛烈的撞击起来。

  海水的深度,是一个天然的屏障,张彩霞咬着唇齿,她在忍受着玉柱给她的肛门带来的折磨,男人的速度,决定了她的小腹鼓起又落下的频率。

  不得不说,今天是她最难熬的一段时光,双头玉柱的长度在她体内达到极限了,很难说清,如果玉柱再长一点,她的腹部是否会因为男人的抽插而受到损伤。
  她感到,现在自己不是单纯的麻木,好像还带着一丝来自身心底处颤抖的舒爽,是的,她现在的确有些舒服的感觉。

  特别是阴户里的玉柱持续的震动,她的舒爽让玉柱又深入阴户几分,现在如果能看到她的阴户里的玉柱就会发现。

  玉柱的头部从偶尔的点触她的花蕾,现在几乎要抵上她的花蕾了,周围充满粘稠的液体裹着玉柱震动着她的肉障。

  「哦……哦……唔唔……喔……」

  男人的攻伐愈加的粗暴起来,好像狂风暴雨来袭一般,一圈圈的水纹好像也频繁动荡起来,以二人为中心点扩散着……

  前方三个女人凑在一起,缓慢的前进着,不时的扭头,瞄一下又迅速的转移视线,脸色带着晚霞一样的红晕,唧唧喳喳的小声私语着。

  「丽姐,他们……真的是在那个……吗。」

  「嘘,小文,小声点,你怕让人家听到吗?唉,想不到看着模样那么的漂亮,清纯,竟然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。」年龄大一点的女人小声说道。

  「是啊,丽姐,这女孩看年龄还没我大呢,想想我就脸红,刚刚他们还跟我们一起聊天那么久,跟没事的人似的,真会装。」

  「什么会装,那是演戏,懂不,嘻嘻,不过是激情戏,想不到我们倒是成了他们的观众了。」

  「丽姐,会不会我们搞错了,根本就不是我们想的那样。」那个小文天真的说出这句话。

  「小文啊,丽姐是做什么的,绝对没错,你看那女孩的脸,还有他们现在的姿势,我们走在水里都是左右晃动,而她呢。」

  「呃……唔唔……喔……」

  「嘘,你们听到了没,这可是我们女人的专利叫床声音哦。」

  「听到了,丽姐,不要说了,丢死人啦。」

  「嘿嘿,小文刺激吧,丽姐长这么大,做爱的姿势没少做,可是这样的,还是头一次遇到呢。」

  「哎~ ,真是想想就是失败哦,真想试试是什么感觉。」

  「丽姐,呜呜,你不要说了,丢死人了。」

  「小文这就害羞啦,嘿嘿,等回去给他们说说,呵呵,看他们会不会……」
  「丽姐,我总觉得不对,他们这样站着,怎么能呢?」第三个女人开口问出疑问。

  「小田,嘿嘿,要不要姐姐教你。」

  「丽姐,你干嘛呢,嘻嘻不要摸我。」丽姐把手摸在她的臀部上,用手指点击她的一处道;

  「知道这里是什么吗?现在明白了吧。」

  「什么啊,丽姐,你就明说了吧,听田姐一说,我也不明白,这样的姿势根本进不去啊。」小文也跟着道;

  「啊,丽姐你的意思是说,他们是……是……唔……不说了。」小田道『「嘻嘻,他们是在肛交。」

  「啊……」

  「小文啊,小声点,你想吓死人啊。」

  「不过,丽姐告诉你小文,你年龄还太少了,就算他们不是在肛交,这么站着,那里也是能进去的。」

  「唔……丽姐,别说了。」

  「告诉你们,丽姐刚刚聊天的时候就发现了,她是在肛交,我跟他们错身的时候,瞅了一眼,咯咯,害的丽姐差点不会走路了。」

  「唔唔……喔喔……喔………」

  「嘘,别说话,听声音,好像……要高潮了。」丽姐凝耳小声说道;

  波浪迭起……激情如那浪花,彼此交叠,一浪高过一浪。

  张彩霞如空中云朵,忘乎自己,娇喘连绵,她现在视乎有些压抑不住声音,不停的闷哼着。

  水下的泳衣勾勒私密之处,阴户的震动玉柱倏然的又滑进去几分,彻底的抵在了她的花蕾之上,霎时间,她的脸布满红晕。

  玉柱在阴户持续的震荡她的花蕾,让她抛开一切,包括正在抽插她的男人,都没有给她如此的震撼,她咬着嘴唇都要出血的节奏,娇声道;

  「导……师……,喔……喔……我……不行了………」

  「嗯~ 怎么了?」

  「我……喔喔……小穴的……玉柱……顶住了……唔唔……顶住……我的子宫……喔喔。唔唔……」

  张彩霞话刚刚说完,她再也忍不住,双腿酥软下去,满头乌黑的长发跟着头颅淹没着海水里,她的小口发出一声声昂扬的呼声。

  「啊……啊啊……」

  她的呼叫在水中传荡,还好被水掩盖,声音经过水的阻挠,模糊不清。
  「哗啦……」

  一个湿淋淋的头影浮出海面,得到释放的张彩霞,脸色视乎有些好转,海水顺着她的头发流淌,让她更显得娇嫩迷人。

  「坚持一下,马上就好,嘿嘿。」男人没有停止他的原始动作,新的一波风暴视乎又要来临了。

  「唔……导师……求你……不行了,不要了,呃……呃……喔喔……」
  张彩霞的哀求根本没用,男人的挺动更加猛烈……

  她的小腹几乎一直呈鼓起状,『噗嗤,噗』,玉柱在肛门里翻飞,经过这么长的时间的抽插,她的肛门失去了原先紧紧咬着的模样,开始松弛下来。

  泛起的菊花肛肉,带着红色,一丝血迹混合着乳白的液体,浮在海面上,表彰者她受过的折磨。

  「嘭……」

  男人忽的贴在她的臀部,不在动弹,而张彩霞的身躯莫名的开始打颤,胸前的乳房耸动着,她的脖颈青筋闪烁,能看出她的心跳节奏明显提高,放佛要蹦出来似的。

  良久……她紧咬的嘴唇带着丝丝血迹,呼出一口气……

  「呼……呃……啊……」

  结束了,终于结束了,这是她的心声,她彻底放松下来,男人缓缓的拨出玉柱,一股带着血丝的液体『咕噜噜』冒着气泡漂浮在海面。

  倏然,她感觉小腹一松,体内的双头玉柱跟随着男人的玉柱,就要顺着泛着口的肛门脱离而出。

  双头玉柱如一条鱼,从她的肛门里钻了出来,露出它原来的峥嵘……

  「呃……」

  男人的手如抓鱼似的,抵住要脱离而出的玉柱,让张彩霞不由的闷哼,20多cm的玉柱,已经出来将近10cm。

  男人把张彩霞的手拉了过来,示意她握住玉柱,对她说;

  「不想人看到,自己放进去。」

  张彩霞手里握着连接肛门的玉柱,颤抖起来,玉柱的手感很软,握着很舒服,可是她的心却颤抖的更加厉害。

  太粗了,也太长了,她能感觉出体内大约存在多长,而她的手中握着的视乎超出她的想象范围。

  阴户里的震动玉柱抵在她的花蕾上,让她的思维也不清晰起来,她在犹豫,插进去?还是拨出来?

  不远处,三个女人,看到男人终于脱离张彩霞的躯体,也不由的松了一口气,她们听着断断续续的呻吟声,在这种环境下,她们也受不了。

  「咯咯,看样子是结束了,呼呼~ 我的小心肝也跟着跳个不停。」丽姐调笑的开口。

  「丽姐别说了,呜呜……太羞人了,我的脸都感觉红了。」小文道;

  「小文,你想不想试试哦。」小田道。

  「呜呜……田姐,你别说这话……好不好。」

  「行了,别调戏咱的小妹妹啦,走,我们过去看看不。」丽姐有些好奇的道;
  「别去啦~ 我都不好意思见人家。」

  「有什么不好意思的,你们先前也看过了,人家的泳衣,啧啧,胸前的乳头都能看出轮廓来,哎,真是迷人的妖精哟。」

  「走啦,过去看看,咯咯,被滋润后的女人,听说更美呢。」

  丽姐半开玩笑,拉着小文,三人踩着水向张彩霞而来。

  水中美人,湿发披肩,消瘦胛骨,精致面容,恰是一朵芙蓉,迷艳曜人。
  张彩霞伫立水中,双腿微开,一根玉柱握在手中,延伸至臀瓣中,直到无名之处。

  稀拉拉的水波声,看着三个女人趟着海水正朝着她走来,张彩霞心中的犹豫不见,她表情看似很淡然,其实紧咬的嘴唇,表明她在撑着。

  愈来愈近的身影,她的手开始颤抖着,把玉柱往里送去,『噗噗噗』手中的玉柱逐渐的缩小,被她送进去5、6公分。

  小腹感觉到异物的存在,前方好像没路了,看着就要来到的三个女人,张彩霞握着仅余的玉柱,使劲的朝着肛门顶去,噗,玉柱好像在肠胃里拐了一个弯,随着噗的一声,全然没了进去。

  肉眼的速度,玉柱的头部,慢慢的淹没在菊花深处,张彩霞闷哼着,把泳衣恢复原态,三个少女也到了跟前。

  「宝贝,我向前跟他们说说话去,你们女人慢慢聊。」导师跟三人打过招呼,向着前方游去。

  「咯咯,妹妹,你的男人对你真好啊。」丽姐笑着跟张彩霞打招呼。

  「呃……这位……姐姐,你过奖了。」张彩霞见对方叫她妹妹,只好尽量表现出一副微笑的表情道;

  「姐姐,你不会游泳吗,你叫我小文就行,嘻嘻。」

  四个女人不一会就熟络起来,唧唧喳喳聊个没完。

  丽姐眼睛不时的瞄着,她年龄最大,懂得也多,虽然水面已经几乎看不到那些带着血的液体,倒是还是让她瞧出了端疑。

  她不禁暗暗拙舌嘀咕,厉害,真厉害,连血都出来了,瞧瞧张彩霞微笑的样子,她更是惊诧,这伪装,不,这女人不演戏真是屈才了。

  同是女人也有好处,四人泡在海水中尽情的畅谈,眼看着时光已经过去大半,远处男人的哈哈大笑声也逐渐靠近来。

  「好了,这个海水泡的有些久了,我们上岸吧。」丽姐说话了,她瞅着张彩霞,越看越觉得好像哪里有什么不对,女人就是如此,越不明白的事她总是充满好奇心。

  现在这里的海水深度已经到了过了她们的胸部,对这里最小的人,小云来说,她要踮着脚站着,否则海水就会呛着她了,她也最矮。

  男人们也好像玩的兴致已经够了,都逐渐的朝着沙滩游去,并吆喝她们上来。
  丽姐几人也相续走向浅滩,张彩霞其实本心是不想跟着的,她身体被折磨的已经没有多少力气了,她真的担心,身边的人会发现什么异状。

  不一会,几个人的身影从水里慢慢的显露出来,四个玲珑有致,肌肤白嫩的胴体裹着泳装,散发出青春气息。

  张彩霞的身躯是最美的,她的先天优越的发育和泳衣另类的穿着,身边的三个女人,脸上带着羡慕,也带着羞涩。

  浅滩展露,很快,海水仅仅淹着四人的足腕,伴着清风,张彩霞身子一个趔趄,差点摔倒在地,丽姐赶紧扶住她,关心的问道;

  「你没事吧。」

  「呃……没……事。」

  张彩霞眼神有些扩散,娇喘的声音从她的口中吐出,肛门和阴户的玉柱时刻抵在她的子宫上,让她浑身酥软无力。

  「我扶着你吧,走,去冲洗一下,换件衣服。」

  「不……呃……喔……我想回去再洗。」

  「你的……脸色好难看,不舒服吗?」

  「呃……可能有些累了。」张彩霞面对丽姐的关怀话语,她只能如此的解释。
  「那好吧,我扶着你去更衣室吧。」丽姐好像一些不依不挠,不过更多给人的感觉是热心。

  「那……好吧,唔……」张彩霞清楚如果不是这个丽姐,她估计现在要倒下了,浑身无力的她其实也希望有人能扶着她,毕竟更衣室离这里不近。

  「小文,你们先跟那些男人打声招呼,我一会就回来。」

  「好的,丽姐,那我们过去喽。」

  丽姐搀扶着张彩霞向更衣室走去,这个时辰岸上的人已经不多,倒是没有人留意二人,丽姐近距离的扫视着她的身躯,心却更加的奇怪。

  她扶着张彩霞,感觉她的身躯一直在不停的微微颤动,跟她贴在一起的肌肤给丽姐一种灼热的感觉,看着紧紧抿着嘴唇的张彩霞,她的鼻息很重,耳尖的丽姐偶尔能听到,她喉咙压仰不住的闷哼娇喘声。

  女人的确最了解女人,可是丽姐也有想不通的地方,随着张彩霞的指示,她们来到更衣室,丽姐眼前一亮,她终于知道为什么张彩霞穿的泳衣那么的另类了。
  这个更衣室是未成年的更衣室,里面的泳衣都属于儿童装,简单说,就是一块布料组合成的泳装,根本没有成年人那种经过加工后的泳装。

  众所周知,成年人的泳装胸前有很厚的,而下面也是比较厚的防护垫,穿上之后,能遮掩隐私部位,不会如张彩霞穿的那样,乳头跟耻骨都显露的那么明显。
  丽姐有些哭笑不得,扶着张彩霞走进更衣室,关上门后,封闭的小房间一时安静了许多,看着依然脸色很难看的她,丽姐说道;

  「好了,妹妹,你赶紧换衣服吧,回去睡一觉,保准你精神焕发。」

  「唔……谢谢……丽姐。」张彩霞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。

  丽姐虽然怀着目的,不过心肠倒是不坏,她拿过房间里那件显然是成人穿的裙装,等着递给她。

  「还愣着做什么,把泳装脱了。」

  「呃……」见丽姐让她脱泳装,张彩霞仿佛有了些力气,她在这里,我能脱吗,张彩霞心里颤抖着,我的身体不怕丽姐看,东西都在体内,即使脱了也看不出来,关键是……

  她现在脑袋倒是清醒起来,关键是她的阴部被刮得一根毛都没有,这种事能让丽姐看到吗,还有她的裙装可是经过特殊制作的,最关键的是她根本没有内衣。
  即使脱了泳装,她这么的穿上,里面也是真空的,这让丽姐怎么看自己,想到这里,张彩霞的脸色又微微红了。

  「~ 呃,丽姐,我就这样套上吧,回去我还要……冲洗,脱来脱去……呃,有些麻烦。」

  「哎,好吧,给你,你穿上吧。」丽姐性格也是洒脱,随手把红色的裙装递给张彩霞。

  看着张彩霞接过红裙正在往身上套,她突然有觉得好像忽略了什么,咦,她扫视着这个小小的更衣室,看着张彩霞下身被泳装勒的阴部,她的内衣呢,她又明白了。

  丽姐今天感觉自己真是大开眼界,瞅着张彩霞,身材高挑,冰肌玉肤,花容月貌,一付冰清玉洁的大家闺秀模样。

  先是水中激情,现在好像她根本就没有穿内衣,就这么一套红裙真空上阵,丽姐愈发的对张彩霞产生好奇之心。

  女人心,海底针。女人,世界缺少了,那么估计也离毁灭不远了。女人善变,女人妒忌之强,女人,好奇心能害死猫。

  孔子曰;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;当然古语很多形容女人狠毒的,比如,青竹蛇儿口,黄蜂尾上针,此般皆不毒,最毒妇人心,就是形容女人的毒。

  好奇,其实也是如此,打破沙锅寻到底,女人如猫,害死猫,说的就是丽姐这样的人。

  「呃……呃……唔……」

  丽姐被娇喘声,回过神来,看到张彩霞弓着腰时候很痛苦的样子,红色的百褶裙错乱的穿着她的身上,她赶紧过去帮忙整理。

  「妹妹,你没事吧,姐姐帮你整理下。」

  丽姐边关怀的语气,一边帮张彩霞整理裙装,蹲下给她校正的丽姐,她的耳朵视乎听到了什么。

  「嗡……嗡嗡……」

  这是什么声音,怎么感觉有些怪怪的,丽姐手一边摆弄着张彩霞的裙装,声音好像是从她的下面传出来的……

  丽姐的手不经意的重了一些,被她整理的裙装竟然被她的手拉着缓缓向两边分来,丽姐有些愣了,这裙子好像自己家的窗帘也是这么拉的,没想到现在裙子也可以这么的跟窗帘一样的设计吗?

  被她拉开的裙子,张彩霞下身正面完全的包露出来,浑圆雪白的大腿,往上是泳衣遮盖的私密之处,等等……『嗡嗡嗡嗡』『的声音,是从那里传出来的。
  呼……太刺激了,丽姐的呼吸声也跟着粗了起来,她做贼心虚的瞅了瞅张彩霞,看到她现在一付闭着眼睛,在忍耐着什么,根本没有发现她的举动。

  丽姐深深的呼出一口气,她的手缓缓的如拉窗帘一般,拉上,她的裙子就像遮掩的窗帘随着收拢,雪白的大腿被裙衣遮盖。

  丽姐这才真正的放松下来,又发现人家的两个秘密,让她怎么不心虚,不过更多是刺激,她站起身,看到张彩霞的臀部有些微皱,好心的她,用手给她整理,不料,她的一扒拉,臀部中心又如窗帘一般,被她拉开一道缝隙。

  呼呼……丽姐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,这他妈的谁设计的,不是折磨人吗,看着又露出泳装的臀部,她的手真的开始颤抖了,惊喜也要分次数,惊喜多了就是刺激,刺激多了,她也受不了。

  不过还好,她很快又拉好,遮住了张彩霞的臀部,呼~ 经验丰富的丽姐从来没有想到,给人整理下衣装也会出一身汗,她在想,以后起床拉自己家的窗帘会不会犯上窗帘恐惧症。

  「嗡嗡嗡……」

  这个声音时不时的传到丽姐的耳中,她慌忙走出几步,仿佛她非常恐惧这种声音,今天的好奇心她现在完全没了。

  水中激情,诡异裙衣,阴部震动,真空上阵,都被她发现了,可是好奇心却没了,现在的丽姐什么也不想了,就想赶紧的找个没人的地方喘口气。

  其实也怨不得她,每个人的心理都有一定的承受点,世界上有很多如此类似的,比如,一个人本来是千万富翁,突然有一天身无分文,他也许会受不了,而选择自杀。

  比如,对于股民来说,突然自己手中的股票被套牢,而一文不值,也会崩溃,会选择轻生。

  这样的事,有很多,钱也许是世界围绕的主题,爱也是如此,一个男人(女人)深爱着一个女人(男人),有一天女人(男人} 抛弃了他(她),也许男人(女人)也会崩溃或者自杀。

  丽姐现在只是到了一个临界点,不过她如果知道张彩霞,在车上被双P,肛门直通小腹有根玉柱一直在她的体内,估计丽姐真的要崩溃了。

  言归正传。0……

  看着张彩霞视乎一点都不知道的样子,表情压抑,强自忍耐着体内的痛楚,丽姐带着同情的眼光,她心里现在很明白,女人,最了解的还是女人,她视乎感同身受,嘴唇张开道;

  「妹妹,好了吗?咱们走吧。」

  「唔……呃~ 好……的。」张彩霞心里还保存着一点清醒,她挣扎着,脚步蹒跚的开始走路。

  更衣室在,男人挺立,却是导师。

  丽姐心有小兔,不敢直视,慌忙的招呼一声,借口离去,导师嘴角微微一笑,若有所思。

  『走吧,今天还没结束呢,想必客人等急了。』红色的百褶裙装扮,张彩霞徒一听到男人的话语,她又为之一颤。

  『还没有……结束吗?』呢喃着话语,她的俏脸微扬,看着开心嬉戏的人儿,天空飘来几多白云。

  海鸥在海上飞翔,无忧无虑,而她……却,她的心里充满对自由的憧憬,会有那么一天吗?她迷茫了。

  步伐蹒跚的,跟着导师,犹如行尸走肉一般,现在的她完全的麻木了,玉柱抵在她的花蕾,也丝毫没有那么的强烈感觉了。

  永泰岛长廊,两边的建筑很多,其中很多建筑里住的是当地的原居民,也有的是游客的栖息地,再一个就是供人观光浏览的。

  导师带着张彩霞进入一栋建筑,门打开后,穿过前厅,二人开到后厅,顿时感觉眼前开阔起来。

  欧美风的装修与建筑,壁画,火炉,巨大的门窗,让人眼前一亮,耳目一新。
  这里没有几个人,一个年龄有些苍老的中年人坐在沙发上。

  与其说是一脸惬意,还不如说他那苍老的皮肤勾勒出岁月的痕迹,就像朽木不可雕。

  褐色的老年斑布满脸颊,任谁看了都忍不住泛起恶心。

  他的手跟他的脸几乎一样,老年斑密布,张彩霞看着那只手。也忍不住呕吐的心理。

  看着老年斑密布的手,此时他的手里把玩着一根很粗的管子。

  张彩霞顺着他的手朝着粗管移动,一个少女赤裸的身躯映入她的眼中。
  『王…丽』她脱口而出,王丽一身赤裸,娇小的身影,正在逐渐发育的身躯虽然有些青涩,但更加诱人。

  小小的乳房,傲然挺立,盈盈一握,尽在掌心,这样的乳房最吸引人。
  那人手中玩弄的粗管连接在王丽的小小臀瓣之中,而她似乎习以为常,正在侧身忙着,似乎正在泡茶。

  听到有人呼唤她的名字,王丽只是用眼神示意一下,没有说话,不过她的神情表明,看到张彩霞有些惊喜,还有些不好意思。

  『别说话,这位是你的客人,你要称呼他主人。』『呃…』『还楞着做什么。叫主人,从现在起,你要听他的话,否则,哼哼。』导师眼神冷厉起来,带着威胁的话语,让张彩霞内心忍不住产生恐惧,她赶紧『把以前导师教给她的礼仪用出来。

  高挑的身躯逐渐的矮了下去,张彩霞跪在地上,低着头朝着沙发上正在玩弄粗管的老人道。

  『学院30号,向主人问好。』『嗯,抬起头来。』苍老沙哑的声音,如老年迟暮,夕阳西下,再也看不到明天的太阳,让张彩霞实在是难以接受,这样的人要叫他主人,还要听他的话。

  她抬起头,直视着老人,这就是主人,发现如此近距离的看,更让她忍不住想吐。

  老人浑身斑斓,他的一只手摸着张彩霞的下巴,然后下移,隔着衣服揉捏她的乳房几下。

  之后,抚摸着她的小腹,张彩霞身体抖动着,那只手的抚摸,带着一股老年身体苍老的尸臭味,真让人恶心。

  『起来吧。』主人停止摸索。张彩霞是跪着的,他也只能摸到小腹,她忍着体内的不适站起身来。

  依然一只手在摆弄那跟粗管。似乎那是他的嗜好,他站起身来,靠近张彩霞,把她的裙衣往两边拉起。

  很显然,他很清楚张彩霞穿的衣服的构造,而他更熟练,张彩霞的裙子前后都被他拉到大腿两侧。

  顿时,她的穿着泳衣的前面和挺翘的臀部都显露出来,他为之一愣。

  『咦,呵呵,还穿着泳衣啊。』『不过,这泳衣有些奇特,呵呵,儿童装,有趣,勒的舒服吗?』他把手摸在张彩霞的阴户位置,开口问她。

  『咦,呵呵,还插着震动棒啊。』他又好像在自语,张彩霞现在也说不清自己什么心情,她终于知道了原来她穿错泳装了。

  可被一个又老又看着恶心的人,特别是浑身气味那么难闻的,又要叫他主人,还要听他的话的人抚摸在她的私密之处。

  她想反抗,可又有些不敢,这种心情,让她真的难受的要命。

  『问你话呢。』『呃,舒服,主人。』下意识,甚至不由自主,她竟然显得很顺从。

  『』『』『』『』『』『』『』『』『』现实中,很多事,在很多时候,皆都如此。明明知道不可为而为之,大有人在。

  比如,有些人为了金钱,出卖肉体,其实他们一开始就知道,是错的,可是还是选择了继续。

  贫穷是原罪,一个家庭,如果儿子患了绝症,急需一笔钱,作为父亲也许会为了儿子,不惜抢劫或者杀人,母亲也许会不惜出卖身体,都是为了孩子,这也许是选择。

  身不由己,处于绝境,有选择,也没有选择,张彩霞也是一个例子,只不过她是受到前期的调教,潜意识作祟,让她自己下意识的顺从。

  『呵呵。这真是给我一个惊喜啊,小穴插着震动棒,很好。』

  『满意吧,惊喜还有呢,嘿嘿。』导师此时也坐在沙发上,他意有所指的道。
  他手里摆动着粗管,动作有些粗鲁,粗管在他的手中拉的笔直,正在不远处的王丽,连接粗管的臀部随着身体一个趔趄。

  『呃………』王丽一声娇呼。

  『27,拿着剪刀过来。』27是王丽脖颈项圈的标志。

  『是,主人。』肛门连接的粗管被他拉了一下,王丽没有一丝怨气,她赤裸着走了过来。

  他把手从张彩霞阴户拿开,指示王丽把泳衣从她的阴户那里剪开。

  王丽带着复杂的表情,她弯下腰,开始照做,翘着臀部的王丽。粗管从肛门延伸着,就像长了一根尾巴。

  他的手也没有闲着,来到王丽泡茶的地方,把一些液体导入一个仪器里。随后他把手中的粗管连接在仪器上。

  这个仪器带着搅拌的功能,刚刚剪开泳装的王丽,听到仪器的搅拌声,她的脸瞬间红了。

  张彩霞目视着一切,她也看到了,二人都是神情有些尴尬,王丽开口道。
  『主人,好了。』『嗯』奴隶调教计划【6- 10节】8万字

  他走了过来,张彩霞的阴户裂开的口有些大,他的手插进去,似乎在摸着什么。

  『呃,唔唔……』『还拿不出来……挺深的…』张彩霞身体抖动着,阴户被他的手插在里面,让她羞愧难当,可她又不敢反抗。

  『嗡嗡……』他的手把阴户又撑开一些,随着他的自语,震动的声音从她的下身清晰起来。

  他开始忙碌起来,一个很奇异的椅子搬了过来。

  『来,坐上去。』张彩霞听从他的指示,坐到了那个椅子上去。

  她的姿势很淫荡,两条腿劈叉呈最大尺度,三个关节分别被皮带固定住。丝毫动弹不得。

  随着他的调节,她的腿被抬高,臀部完全的展露出来,特别是阴户,随着她的腿劈开最大,阴户竟然张开一个小型的口子。

  这种姿势,张彩霞还是第一次,经历过,这个椅子能随意的改变人的姿势,她现在的后背座椅也开始调动。

  她能清晰的看到自己的阴户,他调好之后。,手中那些一个鸭嘴的器具,这是一个扩张器,张彩霞也知道这个器具。

  『呃,………』冰凉的感觉侵袭着她,器具插在她的阴户,随着调整。她的阴户逐渐的张开口。

  粉红色的肉壁,越往里越显得细腻润滑,一个很粗的物体显出端疑。

  『嗡嗡………』蜂鸣声逐渐大了起来,当扩张器还在继续加大,张彩霞呼叫起来。

  『呃,不要……不能…要裂了,呃。主人,求你,不能再开了…呃呃』『他停止扩张,顿时,她的外阴被扩张器撑的没有一丝波皱,一个椭圆的粉红肉穴映入眼帘。

  中心有一根嗡嗡响的玉柱插在其中……

  『唔………』王丽惊诧的连忙捂住自己的小嘴,张彩霞来这里已经有一段时间了,王丽没有想到她的小穴里竟然一直插着器具。

  王丽的心跳加速,她的臀部粗管摇晃着,那一端仪器搅拌好像停止了。
  『嘟。』清脆的报警声响起,仪器的粗管有液体注入,褐色的物质沿着粗管蔓延,不一会就到了王丽的臀部之间。

  王丽似乎也知道了什么,她脸很复杂,小小的臀部微微颤抖,似乎在迎接着什么。

  『哦……哦…………』褐色的物质从粗管导入她的肛门,进入体内,让她不自觉的娇呼着。

  张彩霞明显的看出,王丽她在控制自己,看着源源不断的液体流入王丽的体内,她也跟着颤抖。

  主人摸着王丽的乳房,拍拍她的臀部,示意她。

  『用你的手,把里面的东西取出来。』『是,主人。』王丽翘着臀部,眼神瞄了张彩霞一眼,然后她的手有点哆嗦的伸到她的阴户里。

  『呃,。………』摸到里面的玉柱,她娇呼着,也不知道,是因为被玉柱吓到了,还是液体持续的注入她的体内让她难受。

  她的小手冰凉,沾满粘稠的液体,玉柱很紧,好几次脱手而出,让她前功尽弃。

  『呃,……唔唔唔。』张彩霞让她弄的浑身难受,她情不自禁的娇喘出声。
  『姐…姐…,你…忍耐一下,呃……呃…给你取出来…』王丽满脸通红,娇小玲珑的身子,稍微低着头,她的手指插在她的阴户里,正努力着。

  她的话语有些结巴,胸前小小的乳房,微微前倾,非常诱人,圆润尖尖的臀部由于正在接收仪器的液体而翘起幅度很大,给她的工作带来干扰。

  『呃…………唔唔。』张彩霞极力的控制自己,红衣下的乳房跳动着,呼吸声很重,被固定的下身根本无法动弹,感觉自己的阴户被小手搅动,淫水不觉得溢了出来。

  嗡嗡声愈加大了起来,王丽挺秀的鼻梁布满汗迹,眉头皱起,粗管的液体已经全部被她接收,让她感到肚子开始有些鼓胀。

  她本来身材就娇小,初步发育的身体显得微瘦,更别说她这个年龄也没有脂肪,液体注入她的体内,让她的小肚子被撑得溜圆。

  『呃……嗡嗡………呼呼……喔喔………喔…』二人各自发出不同的娇呼声,伴随着震动声,王丽的小手带着液体,一个圆形物体从阴部露出端疑。

  一股股淫水蓬勃而出,玉柱不断的震动着,让王丽的手颤抖的厉害,她的眼睛怕怕的样子。

  没取出来。看不出有多可怕,玉柱刚刚露出底端,让她不由得夹紧自己的臀部。

  她想到,自己还是处女,以后是不是这样,这么粗,会把阴户撑坏的,这就是未成熟少女的幼稚心理。

  年轻真好,天真可爱,没有忧虑,不过有时候太天真只会害了自己,因为他们考虑事情局限于一个范围。

  王丽慢慢的拽着玉柱,从她的阴户里往外拉,玉柱旋转着,蜿蜒曲折,状体狰狞恐怖,粉红色唇肉不断的摩擦,溢出淫水,似乎想收缩,却被扩张器限制不能自已。

  『喔喔……喔喔……』张彩霞淫叫起来,玉柱的头部离开她的花蕾,让她身心颤动,最深处无名的舒爽传遍全身,让她再也忍不住娇呼。

  『呼呼………啊…』王丽喘息着,惊叫,她的小嘴张成一个『O』,拨出来的玉柱足足有15cm以上的长,玉柱的头部大幅度的旋转震动着,像一条正在爬行的蛇。

  『扑棱……』王丽的手被吓得松开,玉柱掉在了地上。她双腿颤抖着,粗管在她臀部左右的摇摆。

  她真的又被吓到了,玉柱粗的吓人,长度更是吓人,王丽在想,如果插在她的阴户里,她比较一下自己的肚子,更加惊恐万状。

  其实她错了,张彩霞身体成熟不说,她的身高1。72,而王丽,才1。5左右,这个不能比,还是思想局限问题。

  话说起来繁琐,其实刚才发生的一切时间很短。

  主人,这就是这个房间里老人。

  他步伐蹒跚,老态龙钟,不过表情显得很惬意,行动始终不紧不慢。

  他从仪器上,把粗管拔下,封闭管口,拿出两个茶具,粗管被他打开,不一会,褐色的液体顺着粗管注入茶具里。

  『滴答滴答……』

  王丽的臀部扭动了几下,臀部的粗管液体开始涌出,主人把茶具注满,封闭管口,扔在地上。

  两杯带着微微蒸汽的褐色液体,被主人和导师喝进肚里,王丽似乎习以为常,没有什么意外的举动,她的小腹依然处于饱满状态。

  张彩霞看到,感觉自己的胃禁不住的翻腾,这个老人,从她来到这里,身上的老年斑和气味就让她受不了,想不到他竟然喝………

  主人看着张彩霞的下身,被扩张器撑开的小穴,肉壁粉嫩光滑,刚刚脱离玉柱,一个幽深的密穴清晰可见。

  子宫深处,一个肉嘟嘟的花蕾,粉嫩娇艳,它的中心有一个很小的孔,不时的溢出透明的液体。

  他浑浊的老眼闪出一丝光亮,看着张彩霞,犹如看到了珍宝。

  确切的说,张彩霞现在还穿着那件裙衣,被红色紧束的胸脯,被他的眼光让她似乎意识到什么。

  她的胸腹剧烈的抖动着,粗重的鼻息,异常浓重,她的眼睛里充满哀求与无助。

  倏然,她的瞳孔里,一只手闪现出来。饱满颤抖的乳房上一只手落在上面,隔着胸衣揉捏起来。

  『唔唔…………』那只手异常的粗暴,张彩霞感觉都要爆炸了,乳房被捏的不停地变换模样。

  呻吟声不断的从她的口中发出,忽然,张彩霞感觉胸前一凉,她的红色束胸被拉了下来。

  『咦,呵呵,这也算惊喜吗?』苍老沙哑的声音自语着,看着被褪下的胸脯,两个清晰的乳头在泳衣上闪现,他的眼睛又亮了几分。

  『给我剪刀。』『是,主人。』王丽听到回答,她摇曳着,拖着粗管,赶紧把剪刀送到他的手中。

  王丽现在很难受,小腹依然鼓着。让她的身材有些浮肿的感觉,看着他用剪刀在张彩霞的泳衣上剪出一个小小的洞。

  两颗葡萄大小的乳头钻出来,让王丽下意识5开始比较起来。

  张彩霞的乳头,色泽红润,颗粒饱满,两颗几乎一样大,大小如葡萄。
  她的乳头是粉红色的,由于接连不断的刺激,现在闪烁着莫名的光泽,硬邦邦的,好像能溢出乳水来。

  王丽看着自己的乳房,有些沮丧,大小根本没法比不说,她的乳头,跟个没长熟的青枣,好像两个还不一般大,哎,真的无法比,她很在意。

  其实这就是所谓的大人和小孩的对比,她从没有换位思考,这也是少女和女人的区别。

  现实中。很多人都会陷入这样的误区,成熟与幼稚,四个字,就是天与地的差别,再者,王丽比谁的胸大,有用吗,就算她的胸大,那还不是给人摸?
  年轻真好,思想单纯,虽然命运对她来说是不公平的,但是至少她的单纯能让她短暂的忘记忧愁。

  现在的世界就是如此,我曾经忧愁过,也想一度的有自杀的打算,烦恼一度让我以酒消愁,从不爱喝酒练出啤酒肚,也练出了酒量。

  有时候看到大街上傻子嘻嘻哈哈的笑着,感觉好羡慕。那个时候我真的想跟他对调一下,呵呵,王丽,我写的是,我以前也天真过,呃,有些走题了,不喜的略过…………

  张彩霞看到自己这副模样,她是属于骨态类型的体格,泳衣上除了乳房有肉,显出饱满的状态。

  其他的地方,在泳衣上显出条理分明的肋排和锁骨,这样的装扮更能把人的欲望激发。

  『唔唔……』张彩霞的乳头,被他捏的愈加的粉润,晶莹的好像要滴出水来。
  她感到,一波波的酸麻带着丝丝说不清的痛或者舒爽从乳头传遍全身,直至下身小穴,……

  如果她能看到自己的阴户里面的花蕾,就会发现,丝丝液体从花蕾中溢出,扩张器撑开的阴户,液体沿着大腿拉起长丝,落在地下。

  他的老眼虽然浑浊,但透彻一切,似乎都在他的意料之中,张彩霞被他弄得不断流出……那是淫水。

  而她的肛门有些红肿,此时,周边的菊花纹路也跟着一会紧绷,菊花皱成一团,一会扩散,菊花开始扩大,好像正在绽放。

  张彩霞双眼朦胧,犹如秋水,双腮嫣红,她的嘴唇干燥,香舌情不自禁的在唇边舔着什么,从来没有出现的表情,现在她显露出来,这是春心荡漾,欲火焚烧,发春的表现。

  不得不说,姜还是老的辣,他虽然老态龙钟,但是他是老手,一个厌恶,看到他,闻到他的气味都要恶心呕吐的张彩霞,竟然被他弄得发春了,这不得不说很讥讽,很讽刺。

  我又要走题了,这个世界变了,现实中老少配的真的不少,金钱永远是主导。
  宝马里哭的人,如果我是女人或许我也愿意哭。

  红妆配白发,这就是我写王丽的因由。

  王丽年龄19岁,年轻漂亮,天真单纯。

  他,主人,老态龙钟,行将就木。

  老少配,鲜花与牛粪的搭配,张彩霞的插入,如果你喜欢这样的文章,那么请你点赞,不喜欢的,我也没办法,众口难调,接下来的故事都将围绕现实与虚幻的故事连接的方式来继续下去,其实我要说的故事,就是现实的人生。

  他的手探到扩张器撑开的阴户,手指蘸着那丝丝透明的液体,搁在鼻间,似乎在陶醉着什么?

  突然,他的一个举动,让在旁边的王丽差点惊呼出来,他竟然把手指搁在嘴里吸吮起来。

  看着他如吃了山珍海味一般的陶醉模样,王丽也不由的舔了舔嘴唇,真的那么好吃吗?她不由得瞅瞅自己的下面,心想,我也有。

  单纯的人啊,你的愚昧,只会害了自己。

  反过来,其实也是如此,有句话说的是,聪明大了就是彪,再反过来,单纯大了也是彪。

  我……曾天真过,也曾天真的天真的,彪了。

  我……曾聪明过,也曾聪明的聪明的,彪了。

  他的身子慢慢的蹲下来,满是皱纹的老脸凑在张彩霞的阴户,舌头伸出来吸吮着那透明的液体。

  张彩霞如今浑然不觉,她感觉好像在云中漫步,翩翩起舞,七彩的蝴蝶围着她飞舞,他的舌尖舔着她的阴户唇肉,她感觉蝴蝶在碰触她的身体。

  他舔的很仔细,吸吮的很温柔,原来的粗暴与现在成了截然的对比,很快,张彩霞的液体跟不上他吸吮的速度,这个时候他好像又恢复原来的粗暴。

  他的手移动到扩张器上,猛的拔了出来,张彩霞的小穴倏然开始缓慢合拢,就像一个扇贝开始收拢扇壳。

  张彩霞的手捏着自己的乳头。跟刚才他的动作几乎相同,她也是又揉又捏的。
  不时的把手裹在乳房上,揉搓着,乳房在她的手中不停的变换形状,口中呢喃着……

  『喔……喔……好美……好美……喔喔…』

  云雾环绕,轻歌曼舞,她不知疲倦,突然,她一脚踏空,掉下云端,吓得她尖叫一声。

  『啊……』这声尖叫正是他把扩张器从她体内拔出来的一霎。

  年轻的时候总是喜欢幻想,其实幻想何尝不是梦呢,我也喜欢幻想,幻想跟明星作爱,到现在依然没有成真,有一天,我做梦了,梦到与喜欢的明星做爱,突然醒了,梦无声的碎了。

              【未完待续】

[ 本帖最后由 夜蒅星宸 于  编辑 ]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14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
 
  • v50v成人网(www.v50v.cc) © 200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   V2.5