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关于我打扮成女人和双胞胎姐姐一起卖淫这件事】(12) 作者:颜心竹-另类小说-Powered by www.laoy8.cn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另类小说 >> 内容

【关于我打扮成女人和双胞胎姐姐一起卖淫这件事】(12) 作者:颜心竹

字数:8308


               (十二)

  接下来一段时间,我和姐姐的生活都非常忙碌。

  9月13号下午六点,某湖滨豪宅内——在一间面积广大,内部装修如豪华总统套房的卧室里,我梳着染成了梦幻粉色的头髮,穿着粉紫色的性感内衣,坐在一张真皮沙发上。

  两位中年美妇趴在我的胯间,把我的鸡巴当成宝贝一样,细心又贪婪地品尝着。

  她们日常生活中都是端庄得体,令人难以染指的美妇,可是在这一刻,却争相用她们的舌头,手指,从各个角度刺激我的鸡巴。

  一个人的舌头顶住我鸡巴的最下方,然后往上划过去,压住龟头,使劲舔弄。
  另外一个则捧住我的蛋蛋,轻轻地咬住阴囊的皮,嘴巴稍一用力,把它吸进嘴里,一边舔舐,一边轻咬。

  「好美味,不愧是伪娘的鸡巴,呜呜,口感QQ的,但稍微一用力,又会感受到包皮下面充血充得很硬,好好吃呢……咝咝……唔嗯嗯……」

  舔着我龟头的美妇说。

  「够了吧!让我也吃一下!你去玩蛋蛋啦!」

  之前一直伺候我蛋蛋的美妇说,用肩膀把前一个女人顶到一边去,然后双手紧紧抓住我的柱体,嘴唇收拢得像豆粒一般大小,然后把鸡巴捅进去。

  「啊,啊……阿、阿姨好,好会,好会吃鸡巴啊……」

  我因为快感而呻吟着,并且夸讚着她们的技巧。

  在我身后还有另外一个中年美妇,也并没有闲着。

  她双手从后往前捏玩我的奶头,而下身则已经插进了硅胶双头龙,慢慢地把双头龙的另一端,顶住我的菊眼,插进去,开始操弄我。

  「阿云好可爱,皮肤好好喔~~阿姨早就想操你这样的小伪娘了,这么浪……」

  操着我屁眼的美妇咬着我的耳朵说。

  我能感觉到她扭动腰肢,使劲把双头龙的龟头往我的直肠里面侵入。

  分别从我的菊穴,和她的骚逼里流出的淫液,顺着滑倒双头龙中央链接的地方,而那个玩弄我蛋蛋的美妇则开始贪婪地舔吃。

  而在我身边的大床上,我的姐姐当然也没有闲着。

  她跪在床上,下身躺着一个肌肉强健的中年男子,搂着她的腰部,用大肉棒狠狠操弄她的阴道,同时叼住她垂下不断晃荡的巨乳的奶头,稍微用力地咬着。
  姐姐身后有另一个男人,跪着,把她的双手拉起来,当作驾驭小马的缰绳一般拉扯着,又黑又粗的鸡巴插进姐姐的菊眼,强烈的快感让他嘴边留下口水,都不自知。

  而还有一个肥胖的男人,在前面抓住姐姐的脑袋,使劲把他又肥又短,被一团乱草似的阴毛围绕的鸡巴往姐姐嘴里塞。

  这三个男人,就是在玩弄我的三个女人的丈夫。

  我和姐姐的青春淫荡肉体,成为他们乏味婚姻生活的调剂,而他们则给我们高额的酬劳。

  后来,三个男人当然也玩弄了我,三个女人当然也玩弄了姐姐,然后再溷杂交换着玩。

  到了最后,我们八个人像一滩烂泥一样躺在床上,身体互相交缠着,几乎分不清谁在吃谁的鸡巴,谁又在舔谁的骚逼。

  我和姐姐,从肉体的堆栈中抬起头来,找到对方,然后亲吻,互相交换口里的精液。

  三天之后,我收到一封电邮,是那天操过我的一位妇人发来的。

  她说其实她和丈夫生活很不美满,而且她已经爱上了我,希望和我私奔。
  我当然拒绝了,然后把这件事告诉姐姐。

  「哎,这种喜欢黏住人的客户最麻烦了,」

  姐姐歎着气说,「这下子可能会少了一大笔收入……」9月23号凌晨1点,某夜店内——在夜店的舞台上,放着一个精心打造的,最多只能容下两人的小黑屋,看起来就像魔术道具一样。

  我和姐姐,被关在小黑屋里。

  小黑屋的墙壁上,留了很多个洞口。

  一个个客人先后涌上台来,把他们又红又肿的肉棒从洞口探入,接受我和姐姐的服务。

  我们必须让这些鸡巴射出来,凡是射了的客人,就得下台,换下一个。
  我们基本上只用嘴和手,姐姐偶尔会用巨乳去刺激一下,而我则会用屁股缝去夹,但基本上不会插入。

  这是因为,在小黑屋里,放着一个透明的玻璃容器。

  我和姐姐,必须把精液弄到这容器里。

  两个小时后,小黑屋会打开,而这容器里精液的重量,将决定我和姐姐能得到的收入。

  对于那似乎永无止境,一根一根从洞口先后捅进来的肉棒,我和姐姐都是先用手和嘴去试探,根据外面人的呻吟,或者肉棒本身的颤抖,去判断它最敏感的地方,然后再让他儘量快射出来。

  因为那容器的开口很小,而且本身位置不能移动,所以我和姐姐都是儘量用口交结束,然后把精液吐进玻璃容器里。

  偶尔会遇上特别敏感的,似乎是处男,一接触我们的手指就喷溅精液了,浇在我和姐姐的脸上,身上,这样就会产生极大的浪费,这一部分精液最后不会变成钱,让我和姐姐觉得懊丧。

  这小黑屋里,彷若精液池,充满了臊臭淫荡的味道……而我和姐姐,身上都黏黏的……两小时快到的时候,姐姐小穴痒得不行了,于是我把自己的肉棒插进去操弄她,给她止痒。

  我就这样一边操弄着姐姐的小穴,一边转过头去,舔吃从洞口伸进来的鸡巴。
  而姐姐,也在做着同样的事。

  还剩下5分钟的时候,我也忍不住了,看准一根特别粗大的鸡巴,噘起自己的屁股,迎了上去。

  最后这些浓精射进了我的屁眼,并没有落到容器里,但在辛苦工作两个小时之后,给自己一点奖赏,也没一点问题吧?时间到了,随着机关的启动,小黑屋的四面墙壁纷纷倒下,暴露出我和姐姐,一对浑身被精液污染,精疲力尽的美人。
  游戏到此结束,夜店老闆不得不使用三倍的警卫力量,才能挡住那些想冲上台的,性欲高涨的男人。

  我们得到了非常丰厚的报酬,而老闆也非常乐意预定下一次活动,提前付了大笔定金。

  不管怎么说,我俩让这家店当夜的营销收入破了记录。

  10月18日中午11点,某实验室——我四肢被束缚着,背朝下躺在一张床上。

  背后,一台结构精密的机械,前面链接着一根粗壮的硅胶肉棒,以远超常人的力量驱动着,一次又一次捅进我的菊花,发出砰咚,碰咚的声音。

  机器的力量远超我的想像,我在某一刻甚至被操得失神了,是后来从监控录像才看清楚当时的状况。

  每次我被操得快要失去理智,站在实验室外面的,穿着白大褂的工作人员,则会把机械前端的硅胶肉棒换另外一个款式,给我十分钟的休息时间,然后再度插入我的菊眼……而姐姐,则受着别的器械的反复操弄。

  女性口交器,乳夹,针对阴道的按摩棒……这是一家从事成人性玩具研究的实验室,他们利用我和姐姐,来测试他们将要推出的最新产品。

  我和姐姐的回馈,将成为他们决定产品优劣的重要指标。

  我们得到的回报,是三年期限的分红权利。

  市场上每卖出一件经过我们协助开发的产品,我们都可以拿到少量分红。
  经历这一次后,真是累得不行,身体到处都疼,我和姐姐还在五天内终止所有性活动来休养。

  但是哪怕只做这一单生意,我们未来几年的生活都可以得到保障了。

  我和姐姐再也不需要接零散的卖春活儿了。

  我们以普通个人客户无法承担的价格出卖着自己的身体,通常做一单,往往会休息一个星期,甚至半个月。

  而这也让我们的身价更加水涨船高。

  没过多久,我们搬到了更大的房子里,并且远离闹市区,避免有人骚扰。
  虽然之前妈妈警告过,我们不要太张扬,但是有钱,也就能保障自己的安全。
  我们大宅位于的小区,有非常完备的安全设施。

  因为不再在家中接客,我和姐姐的职业身份也得到了更好的隐藏,周围的邻居,都因为我们只是一对继承了大量家产,整天无所事事的美女姐妹而已——是的,自从工作步入正规后,我再也没有以男儿身示人。

  当然,我们不是除了这些大宗工作,就没有别的小生意了。

  只是这些小生意通常会比较秘密,如果不是熟客,很难搞进我和姐姐的裤衩里。

  在这些熟客里,包括程允和佑三。

  他们俩虽然还没大学毕业,但是家庭很富有,并且已经自行创业,还比较顺利,所以能负担得起我和姐姐的价格。

  有时候姐姐会取笑我,说我一定是喜欢上程允了。

  我每次都激烈地否认,但是每当要和程允见面的时候,都是忍不住儘量精心打扮自己,还显出对这些会面的期待,总是被姐姐看在眼里。

  有一次,程允和佑三邀请我和姐姐泡温泉。

  他们包下了整个温泉旅馆,只有我们四个人。

  那天下午,我和姐姐单独在女性露天温泉里,享受着蒸腾热气,和那些特别柔滑,丰盈的热水,将肌肤层层包裹起来,彷佛在亲密亲吻的舒适感。

  姐姐突然开口了。

  「阿云。」

  「啊?」

  「你怎么老盯着我的奶子看?」

  「有吗?」

  我说着。

  我确实是一直盯着看,自己都没发觉。

  「明明有。是不是想吸一下呢~说不定玩着玩着我们不小心就来了一发呢~」
  姐姐故意捧起巨乳,逗弄我。

  「还是不要啦!他们俩不是在等我们吗……」

  「嘻嘻,阿云真是恋爱了呢,为了把乾乾净净的身子留给男人,连和姐姐做爱都不愿意了……」

  「说了多少次了!才没有啦!」

  「真的没有?真的?」

  姐姐一边嘲弄我,一边稍微抬起浸在水里的一条腿,用脚趾玩弄我的鸡巴。
  「姐姐别动啦……还没好好洗完呢……呜呜……」

  「还是说……你顶着我奶子,不是想玩它们,而是……阿云我真心问你啊,是不是羡慕姐姐?」

  「羡、羡慕什么啊?」

  我紧张起来。

  「你也想要和姐姐一样的乳房吗?」

  「这……哪有……」

  「别骗姐姐哟。说实话。」

  「也……也谈不上羡慕啦……」

  被姐姐看出内心的想法,我脸全红了。

  「我发觉阿云你挺喜欢用男人的龟头去刺激自己的奶头,有时候在被操的时候,还不自觉地,双手放在自己胸上,彷佛要挤弄奶子一样呢。姐姐都看在眼里哟。」

  方才还在嘲弄我的姐姐,似乎变得认真起来。

  「是……是吗……我自己没注意到呢……」

  「阿云想做彻底的,可爱的女生,想要乳房也没什么奇怪啦。咱们挣了这么多钱,完全可以找一家顶尖的整形手术医院哦,这不是什么大问题。」

  「是……是要植入硅胶隆胸吗?」

  「这是办法之一啊。还有一种比较常见的办法,是植入你的自体脂肪。」
  姐姐说着,掐了一下我的手臂。

  「不过阿云这么苗条,已经抽不出多少脂肪来分给胸部了吧……哪怕强行抽一些,大概也只能做成A杯……」

  「啊……那只能注入硅胶了吗,手感会不会怪怪的……」

  不知不觉间,我已经完全陷入对这个话题的讨论了。

  毕竟,让我的姐姐知道我的这个想法,并不是什么可羞耻的事情。

  可能我只是不想在姐姐面前显露出,对自己身体有特别不满的,不自信的方面吧……突然间,我感觉到后面有什么东西戳了一下我的屁股,一惊,哎呀叫了一声,差点从水面跳起来。

  「怎么了?阿云——」

  因为我的突然反应而惊讶询问的姐姐,话没有问完,自己也跳了一下。
  下一个瞬间,分别在我俩的身后,都涌起了水波。

  唰地一下,程允和佑三,从水面下窜了出来。

  「吓到你们了!」

  程允扶着我的腰部说。

  「啊?你们什么时候——」

  我有些慌张,刚才的对话该不会被听到了吧?我还没来得及说下半句话,他就吻上我的嘴唇,堵住我的嘴,把舌头探进去,在我的舌面上来回滑动,舔尝。
  他同时抱住了我,接受着他热情的吻,和那具健硕肉体的紧紧拥抱,我整个人都软下来了。

  而我用眼角的余光瞥见,另外一边,佑三也抱住了姐姐,把头埋在她的巨乳中央开始舔弄。

  「小雨,你这对奶子是怎么长出来的啊?(舔吸)好软,好香……(舔吸)怎么都吃不够。」

  「嗯,佑三哥,你喜欢就多吃呀……咬人家的奶头嘛……」

  程允突然又潜到水下,头部顶在我的胯部下面,把我举在肩膀上,然后就这样走到池子边,把我屁股放在池边温暖的卵石上坐着。

  他人还在水下,所以头部在我的下体附近;他左手捏住我的鸡巴,套弄着,右手把我的大腿抬起来一些,好露出菊穴,供他舔弄……「啊啊……你的手……你的嘴巴,都好热哦……不要,不要舔得那么用力啦……」

  「洗得这么乾净,」

  他说,「我当然要好好品尝一下啊,阿云。」

  他的舌头和手,很快让我整个酥软下来。

  身子完全支撑不住了,我头一扬起,整个人朝后倒在地上。

  他从水里出来,佑三也从水里出来了,两个人坐在一起,朝天挺翘着胯间的巨炮。

  因为泡了温泉,所以龟头整个显得热气腾腾,颜色特别红,血管也更突出,看起来十分诱人。

  我和姐姐都口乾舌燥起来,趴在他们腿间,分别舔吃两人的肉棒。

  我让舌头轻轻滑过程允龟头周边,舔掉包皮下面温热的水滴,然后再把龟头卷起来,让舌头的前端反复舔弄马眼,轻轻地把那小孔撩开一些,尽情地吸吮。
  程允按着我的头,因为快感而绷紧了腹部肌肉,看见他这模样,我更愿意取悦他了。

  另一边,姐姐用她的巨乳夹住了佑三的肉棒。

  那是无论看多少次,都可以让男人瞬间硬起来的景色,白嫩水滑的软肉,搭配着黝黑粗壮的肉棒,姐姐压紧自己的奶子,让肉棒上下进入那条深深的奶沟。
  每次龟头没进乳肉里,再冒出头来,乳肉都会轻轻挂擦龟头下方的冠状沟,我也曾经享受过所以知道这有多么令人欲罢不能,而佑三自然也不停发出快感的呻吟。

  「操,好爽……啊啊……骚奶子小雨……骚奶贱婊子……」

  「嗯嗯,佑三哥……人家就是骚奶贱货小雨,唔唔,带着一堆大奶子,一个小骚穴,专门来伺候您的~~」

  姐姐的淫声,带着性感的高音调,在淫叫收尾处又带一点小动物似的奶气,总是让男人彻底地感觉到,眼前这个女人非常享受他们的鸡巴。

  过了一会儿,他们站起来,我和姐姐则跪着,用嘴分享着他俩的肉棒。
  我们拨动,舔吃,搔弄肉棒的各个部位,有时像是在分享两枚巨大的棒棒糖,还互相隔着鸡巴接吻,彷佛是分享棒棒糖的甜味,不停发出啧啧的声音。

  他们终于忍不住了,我和姐姐也忍不住了。

  我跪在地上,腰肢下沉,翘起嫩屁股,让程允抓住屁股肉,侵入我的菊穴。
  而姐姐则躺在我身边,佑三把她的腿高高架在肩膀上,把肉棒探到她的穴口,一顶。

  「啊~~~~~!嗯嗯……」

  「呜呀!~~~~~~」

  他俩同时插入,而我和姐姐也几乎同时发出快感的淫叫。

  我能感觉到那带着无比冲击力的龟头,引领着整根粗壮,滚烫的肉棒,压过我菊眼周边的皱褶,毫不留情地碾进我的淫荡秘道。

  刚进来的时候,肛门内不自主地抽搐着,彷佛是要把异物推出去,而这完全是徒劳的。

  那硕大龟头所具有的冠状沟也是触感强烈的,我能清晰地感觉到,冠状沟和包皮之间的隔离,挂擦着我的菊穴内部。

  「啊,阿呜嗯……好热……好满足……再,再,再用力啊啊……」

  「骚货,就知道你喜欢,操死你,呼,哈,淫荡小母狗,没有大鸡吧就活不下去是不是……」

  「咿咿,老公……老公操人家嘛,再用力嘛~~啊——!呜呜,刚才,刚才那一下,就是这里,啊,咿咿嗯嗯,对,好舒服,老公——」

  「操,这两个骚婊子,没见过这么淫荡的,啊,妈的,还有一整天呢,要轮流把你们两个贱货的骚逼操到肿!」

  「喜欢唔唔唔~~~嗯是的呀,操人家的小骚逼,用力嘛~~……讨厌啊,这么大,人家觉得,下面好奇怪……」

  「鸡巴套子,精液厕所,说的就是你这样的,啊,长这么漂亮,淫荡成这样……」

  「嗯人家天生就这么荡,呜啊嗯嗯,就是,就是,咿咿~~就是等着老公这样的,大鸡巴,来……啊啊!」

  我们的淫语完全交织起来,有时都分不清谁在说谁在答,配合着肉体相撞的声音,这声音因为皮肤沾着温泉水滴而更为响亮,如此彷佛成为象徵着一次又一次野蛮,肉欲交合的淫荡交响乐……在这乐曲的结束处,一股又一股的浓白,粘稠,腥臭精液,彷佛是延宕不止的强力音符,一次又一次喷溅,击打在我和姐姐的身体上……做完一次之后,我趴在程允身上休息。

  他抚摸着我的头髮,让我觉得很安心。

  他软掉的肉棒贴着我的鸡鸡,没过多久,竟然又硬了,饱满了起来。

  「啊……现在又来吗……」

  我说。

  「你不想要?」

  「嗯,老公你想要嘛……」

  他掐住我的屁股,把肉棒对准已经沾染上精斑的菊眼。

  我闭上眼睛,准备接受他的再一次插入,但突然之间,感觉到又一个滚烫,肿大的东西,也顶在了菊眼上面。

  我回头一看,竟然是佑三。

  他跪在我背后,也要把肉棒往我的菊眼里面挤!他的龟头在稍微偏上一些的地方,程允的龟头则稍微偏下,我感觉到了,他们都顶在了平常不会完全打开的边缘皱褶处,要以那里为据点,强行往中央突入……「啊,不,不行啦!」
  我紧张起来,开始挣扎。

  但程允用他强有力的手掌按住了我。

  「没关係的,阿云,让我们试一下……来玩双龙,其实我们早就想对你这样了……」

  「会,会痛,会破的!」

  「没事,已经完全张开了呢,慢慢来……佑三,你慢一点,对,痛吗?不痛吧?」

  「呜……啊呜呜呜…………」

  我压紧牙关忍着,与其说是因为痛,不如说是因为对可能到来的疼痛的恐惧。
  虽然我被比他俩更粗壮的鸡巴操过,也被力量大得可怕的机械硅胶按摩棒操过,但同时被两人进入,还是第一次。

  我无法把两根肉棒,当成一整根巨大的肉棒来感受,因为它们有着不同的形状,触感,如果插入了,大概也会有不同的抽插韵律,关键还是这种陌生的,同时被两个男人插入的,前所未有的受侵犯感……而姐姐,走到我的面前,坐下,然后抬起下半身,对着我的嘴巴。

  「阿云,没关係的,让他们慢慢来……其实姐姐也想看见阿云被进一步开发哟……来帮姐姐舔一下阴,这样你可能就没那么紧张哟……」

  「可……可是,我,我要是因为疼,咬了你……」

  「姐姐相信阿云不会的……阿云最温柔,最好了,一定会好好伺候两个男人的鸡巴,和姐姐的小穴……」

  姐姐的话语,彷佛对我有催眠的作用似的,我不由得伸出舌头,舔弄她的阴蒂。

  她脸再度泛出潮红,同时开始捏弄自己的奶子。

  而在我背后,菊眼处,那两股彷佛在合力侵入,又彷佛在互相斗争的力量,逐渐的,一步一步,每秒钟似乎都往前突进一小点,而下一秒似乎又后退一些…
  …我感觉到自己的屁股在颤抖着,完全不自觉地,充满着恐慌和兴奋……「啊……啊啊!」

  终于,终于,都进来了,一根在下面,一根在上面……在那一瞬间我的确感觉到菊眼前所未有地撑大了,但在的确进入之后,论痛感,似乎还没有第一次菊眼被破处的时候强烈……看来果然是身经百战的我,菊穴已经变得相当淫荡了吗?那个龟头,两根柱体,在我的菊穴里,明明是属于不同的人,可是被那滚烫的内部热气包裹着,又像是一个统一的整体。

  对呀,不管是一根,还是两根鸡巴,只要操进了菊穴,那它们就都是它的主人。

  明显的被撑大感,带来的是加倍,甚至三倍的满足感,内部触感也更丰富了,因为两根肉棒本来就很滑,所以有时候会偶尔在摩擦中,稍微变更位置,并不会上下位置对掉那么夸张,但确实会有那些微的,相对的位移,给我的菊穴内带来全新的,刺激得我眼角流泪的触感。

  「阿云,我们要开始动了。」

  程允说。

  「等,等……」

  他们当然不会等我说完这句话。

  那一瞬间,令我无比害怕,又无比兴奋的两股力量,同时操弄进了我的菊穴。
  我立刻被刺激得舌头挂出来,更紧致地贴上了姐姐的阴唇……啊,好,好大,好满足,节奏有点不一样呢,不,痛!痛痛……呜呜,滑熘熘的,阴毛,阴毛刺到屁股了,恩啊,噗噗噗叽的声音,是我后面发出的声音吗,程允的手抓得我好紧,两个男人在同时操我的菊穴……我的骚逼……咿咿,节奏,节奏可以一致点吗,这样一前一后地,让我里面觉得好奇怪啊,要烧起来了……算了随他们吧……啊啊,他们有爽到吗,一定有,看他的表情,他们的声音,我,我,我周云,让,让他们这么爽吗,嗯嗯——「阿云,阿云……要射了!」

  彷佛菊眼里发生了看不见的,滑腻的暴乱一般,我感觉到两个龟头都喷出了大量精液,咕咕咕地灌满了菊穴,又从菊眼口溅出来。

  我怀疑自己的菊眼里似乎变成了熔岩池,爆发出难以忍受的滚烫热流。
  而姐姐,手指快速地拨弄自己的阴蒂,导致了潮吹,把大量清亮的淫液喷射在我的脸上……最后是我自己,菊穴深处,睾丸后面,一直遭受着两根巨炮抽插牵拉刺激的前列腺,终于也忍不住了,驱动着一股热流从我的阴囊深处,疯狂地朝上涌起,直到从我的龟头喷射出来,大量溅落在程允的腹肌上……我被操得失神了,隐约感觉到他们在移动身体,把肉棒拔出,或是调整位置……他们是要再和我姐姐玩一下吗,还是怎样,我心里想了这么半句话,就精疲力尽,昏睡过去。
  当我醒来的时候,发现自己躺在旅馆房间里,身旁是已经梳洗打扮过,穿着简便浴衣的姐姐。

  「姐姐……?」

  我抬起上半身。

  「阿云醒了?」

  「嗯……我是不是睡了很久呀?」

  「也就一个小时吧。」

  「那……他们俩呢……」

  「说是等你休息好了,就去通知他们,好一起去吃晚饭。」

  我整个人坐起来。

  「这样吗……晚饭打算吃什么呢……」

  「大概是吃……」

  姐姐看着我,突然又睁大了眼睛。

  「咦咦,阿云,你怎么又……」

  「我怎么了?」

  我低头一看,原来是自己勃起了。

  刚才,稍微回想了一下之前的事情,就……「咦咦~~~~阿云你真是吃不到的小骚货呢!」

  「讨、讨厌!」
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
 
  • v50v成人网(www.v50v.cc) © 200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.
  •    V2.5